首頁 > 新聞資訊 > 國內新聞 > 正文

“環保欽差”再出發 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的變與不變

“環保欽差”再出發

  第二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的變與不變

歷時3年的首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及“回頭看”,以解決了15萬個老百姓身邊的環境問題而畫上句號。6月27日,生態環境部副部長翟青介紹說,待中央批準后,第二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將于近期啟動,計劃用3年的時間進行全覆蓋督察,并于2022年對一些重點環境問題進行督察回頭看。

與首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不同,“環保欽差”再出發之前,中央辦公廳、國務院辦公廳新近聯合印發了《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工作規定》(以下簡稱“《規定》”),對督察工作進行規范。翟青解釋說,這部黨內法規的出臺,將為依法推動督察向縱深發展奠定法制基礎。

翟青說,作為黨內法規,《規定》具有很強的紀律剛性,向被督察對象和督察組、督察人員明確了嚴明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,對督察與被督察雙方來說,這些都是不可觸碰的紅線和底線。

《規定》內專門有督察紀律與責任的章節,其中8條內容中有6條是約束督察人員的,包括嚴格執行中央八項規定、嚴格落實保密規定等。翟青說,打鐵必須自身硬,環保鐵軍必須風清氣正才能確保中央環保督察的權威性、嚴肅性。督察結束后,督察組不僅要提交督察報告,而且還要提交黨風廉政建設報告。

這一章節也專門提示了被督察對象,采取集中停工停產停業等“一刀切”應付中央環保督察的,或將受到黨紀處分、政務處分。

在首輪中央環保督察及“回頭看”的過程中,曾出現了一些地方在中央環保督察進駐期間,采取“一刀切”應對督察的情況,造成了十分不良的社會影響。翟青說,有的地方為了數據好看,甚至連老百姓蒸饅頭的鍋爐都不讓用,這種做法是對中央政令的高級黑。將禁止“一刀切”寫入《規定》,就是為了強調,中央生態環保督察要杜絕形式主義。

翟青解釋說,中央生態環保督察既要查生態環境領域的違法違規問題,又要查決策者、監管者的違法違規問題,包括不作為、慢作為、亂作為,特別是以督察整改為名,進行“一刀切”的形式主義、官僚主義,還要堅決查處以追責代替整改、問責的“一刀切”。

與首輪督察對象主要為省(區、市)黨委和政府及其部門不同,《規定》明確,未來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的對象還包括,承擔中央生態環保職責的國務院有關部門、對生態環境影響較大的中央企業。

翟青說,對國務院有關部門的督察,會關注其在規章、政策、規劃、標準等制定過程中,是不是貫徹落實了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、是不是做到了統籌經濟發展和生態環保的關系。對中央企業,督察將會更多地關注其污染防治主體責任是不是得到很好的落實,以及落實新發展理念、推動高質量發展的情況如何。

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直指群眾身邊的環境問題,《規定》也明確,中央生態環保例行督察就是要關注、突出生態環境問題的處理進展,人民群眾反映的生態環境問題立行立改的情況。

翟青介紹說,《規定》把落實新的發展理念、推動高質量發展作為了督察內容,進一步豐富了督察內涵。在第二輪督察過程中,督察組將聚焦于污染防治攻堅戰,聚焦于各地在“山水林田湖草”生命共同體理念下發展方式轉變的情況,以大環保的視野來推動督察工作向縱深發展。

在翟青看來,首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不僅推動地方解決了一批突出的環境問題,也促進地方轉型高質量發展。比如,督察倒逼新疆進行產業結構調整和產業布局,明確禁止“高污染、高能耗、高排放”的項目進疆;在廣東東莞的華陽湖地區,之前污水、垃圾遍地,臭氣熏天,經過這幾年的整改,現在已華麗轉身為國家級濕地公園。

在一些地區,中央生態環保督察還解決了“劣幣驅逐良幣”的問題,翟青介紹說,通過對一些污染重、能耗高、排放多、技術水平低的“散亂污”企業的整治,有效規范了市場秩序,創造了公平的市場環境,從更深層次激發了生產要素的活力,使合法合規企業的生產效益逐步提升。

聲明:本網部分文章轉自互聯網,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權利,請告知本網處理。
責任編輯:筱權
江苏11选5开奖号